《台湾民主国的蓝底黄虎旗》(下)_头脑新兴_申博私网包赢
主页 > 头脑新兴 >《台湾民主国的蓝底黄虎旗》(下) >

《台湾民主国的蓝底黄虎旗》(下)

2020年06月10日 来源:http://www.sbgw77.com

<高层之不抵抗> 

五月二十五日,台湾民主国成立。二十九日,日军在澳底(贡寮乡)登陆,向基隆挺进。除在大粗坑、瑞芳短暂受挫外,很快就攻下狮球岭及基隆。六月四日,基隆溃兵进入台北,四处抢刼。内务大臣俞明震的「台湾八日记」记载,他劝唐景崧退守新竹,唐的左右侍衞以枪威胁,要他闭嘴。当晚唐景崧就躲到淡水,二日后搭徳轮鸭打号逃往厦门。

《台湾民主国的蓝底黄虎旗》(下)

总统落跑的同日,倡议民主国最力的义军统领丘逢甲也从梧栖出港,离台前赋诗:「宰相有权能割地,孤臣无力可回天」,传颂很广。到了广东,为了解释自己的不战而逃,他说:「此地非我葬身之地也。」

《台湾通史》指丘逢甲捲逃军饷十万两,使他留下了汚名。连横说:「观其为诗,辞多激越,似不忍以书生老也。成败论人,吾所不喜,独惜其为吴汤兴、徐骧所笑尔。」但很奇怪,二二八公园内竟然还建亭纪念丘逢甲,说他是爱国诗人、抗日志士,令人感叹热血牺牲不如轻鬆写诗。

民主国高层懦弱弃逃,激起了公愤,总统衙门被乱兵放火烧掉。甚至有兵勇跑到台中骚扰丘逢甲的亲族,要他们还钱来。那时民主国的正规军斗志已失,日军如入无人之境,六月七日进入台北城,距登陆不过十天。

<基层的英勇抵抗>

高层领导玩假的,基层人民却是玩真的。日军在新竹、苗栗、彰化遇到民间义军的坚强抵抗。六月二十二日新竹陷落。七月十日义军反攻新竹城。义军将领姜绍袓在新竹之役被俘,服毒自尽,年仅十九岁。死前赋诗:「边戍孤军自一枝,九迴肠断事可知;男儿应为国家计,岂敢偷生降敌夷。」

客家义军的英勇缠斗,让日军寸步难行,八月九日才拿下笔尖山。十四日苗栗陷落,义军退守彰化。八月下旬八卦山大会战。此役台湾军阵亡六千人,义军将领吴汤兴阵亡。日军也损失惨重,谣传统帅北白川宫能久亲王被砲撃受伤后至台南死亡,而非日方宣称的死于疟疾。彰化陷落后,义军南撤。十月上旬,徐骧在斗六阵亡,死前说:「大丈夫为国死,可无憾矣!」

《台湾民主国的蓝底黄虎旗》(下)

八卦山之役后,日军增援,在布袋、枋寮登陆,两路进逼台南。刘永福派人到中国沿海,请求各省督抚支援军费武器都被拒绝,叹曰:「内地诸公误我,我误台人。」乃于十月十九日化装成老太婆,抱着一只小狗搭英轮逃亡,留下「阿婆仔浪港」的俚语。

二十一日,日军进台南城,台湾民主国结束。但武装抵抗仍不断发生,规模最大的是一九一五年的西来庵事件,和一九三○年的雾社事件(电影)。后来才组织了文化协会、民众党,进行另外一种形式的抵抗运动。

<历史的啓示>

唐景崧成立民主国,企图将台湾问题国际化。这个策略没错,只是为时太晚,又缺乏决心。他以「永清」为年号,又说要「恭奉正朔,遥作屏籓」,布告上署名「台湾民主国总统,前署台湾巡抚布政使」,都显示他的瞻前顾后,外援自然却步。

当时虽以民主国为名,其实只有少数士绅参与,一般民众并不知情。而民主国军队中,湘勇、广勇各据本位,曾在大粗坑之役打了胜仗,却因互抢敌人首级争功而撤退。后来兵败如山倒,老天也爱莫能助。

但敌军压境时,人民义军自发地为保衞家园而战,展现出强劲的战斗力,最后虽然失败,却留给后人英勇的榜样。

一八九五年的历史,对现在的台湾仍然是宝贵的教训。台湾问题并不只是「两岸关係」,而是东亚的共同安全问题。台湾的国际战略地位比一百年前更重要,台湾意识的形成比一百年前更清晰。对外寻求国际支持,对内凝聚内部共识,是保台的唯二两条道路。

<黄虎旗再现>

世上仅存的一面蓝地黄虎旗,还在日本皇宫里。台博馆展出的第一摹本,是一九○九年由台湾总督府委託画家高桥云亭製作的。由于年代久远,织品及颜料已经劣化。最近由专家修复,揭开保护背纸,赫然发现正反两只老虎并不相同。一只是瞳孔全张的夜行虎,一只是瞳孔缩小的白日虎。百年前的黄虎,仍然日夜守护着台湾。

「黄虎旗再现」特展到4月21日为止,赶快去看!

(注:本文转载自人本教育札记与《躲藏世界》部落格

 
上一篇:
下一篇: